书中自有颜如玉,红袖添香夜读书!

董雪:有梦就有未来

  有梦就有未来
  (以下是董雪2015年1月5日国旗下讲话的稿子(其本人后有所改动),特发,以飨诸位。)
  跨年的日子里,辞旧迎新的氛围总是那么温情。新年的空白给人心以希望,怂恿着或麻木或疲惫的生命对着往事一笑而过。身后的尘嚣在元旦的烟花霓虹里洗涤成新生的愿景,引着我们继续向着未来跋涉,会热血一时,也会胆怯迷惘。
  要知道未来,是一个微妙的词,它与梦想并肩坐在云端,往往让人不敢太多推敲,怕它浇人一头冷水,其美妙到头来只存在于梦中。现实不能尽如人意,有时候我们会以为,努力了也不会有期待的结果。可是,就在校园里,我们依然看见无数行色匆匆的身影向着未来前进:高考党不顾风雨冰霜,艺考党赴汤蹈火,奥赛党前仆后继。追梦人,也许道路不同,却都脚步铿锵,沉默而坚定。
  我想,这是因为他们明白,要是不努力,就更不会有期待的结果;他们明白,有梦,就有未来。
  换句话说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哪天实现了呢?
  关于这个道理,我想分享一段我的亲身经历。高一暑假时参加中央十台的希望英语比赛,获得了代表安徽省参加全国预选赛的机会。所谓全国预选赛,就是各省决赛中排名前7,8名选手,经历三轮淘汰,角逐全国的前50强,前20强,直至前10强。每年的前10强,可以入住央视驻地,进行全国总决赛的同时参与节目录制,在电视上崭头露面,应是这个比赛的最高荣誉。
  记得我刚得知能够去北京比赛的消息时,开心得忘乎所以,但是紧接着就给自己泼了一盆冷水。
  我一上来,就认定自己进不了前10强。怎么可能呢?据我所知,2014年以前的10年里,希望英语全国十强中,只有08年时出现过1个来自安徽,合肥的女生。其他人呢?北上广深,代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,八成是外国语学校的学生,或是有过出国生活学习的经历。我的自知之明提醒着我,却也刺痛着我。
  可是,谁不想进前10强呢。那时,我会成天地做白日梦,上网翻来覆去地看历届的比赛视频,对着屏幕上发着光的男生女生们,内心羡慕嫉妒恨;我会不停地跟我爸妈絮叨,自己有多崇拜某届十强的某某某,自己有多愿意变成和她一样,觉得自己跟她比有多平庸有多无能。
  想来真是可悲,我都还没有开始比赛,就把自己搞得像个输家,哭哭啼啼,哀哀怨怨。
  直到后来,等我拿到三个比赛题目,正式开始准备的时候,我才有所觉悟。
  事情是这样的,那三轮淘汰赛,各自有独立的题目。假如我真的进不了前十强,那么我也没必要准备二十进十的比赛了。再或许,我第一轮就会被刷掉,那么我连五十进二十的比赛也不用准备了。这岂不轻松多了?可我不想被人说做懦夫。我更不想自欺欺人:自己内心的不甘,终究比嘴上的气馁要多一分。我要对得起这个机会,也要对得起我自己。尽管说我做白日梦吧,可是我就算做白日梦,也要做得酸爽痛快,不留遗憾!
  那时,我便决定了,三轮比赛,我都准备。
  于是,在比赛前的那两个月里,我下了大力气,设计表演,练习演讲,把英语读得舌头抽筋;五大三粗的我,还去练了几个舞蹈动作;我甚至听信了那句俗话,颜不够,刘海凑,专门去剪了齐刘海来后天弥补颜值。
  在课内课外,内在外在,这么折腾一番过后,我去了北京。结识了其他选手,一听说我准备了第三轮的演讲,纷纷表示诧异。我笑着自嘲,屌丝嘛,不怕输,敢做梦。
  戏剧性的是,第一天第一轮比赛过去,安徽的领队打电话告诉我们,我在五十强里排名第二。原先我和我妈仗着自己不指望也就不在乎,不怕天高地厚,可就是在那一晚开始不淡定了。第二天继续比赛,上午排名出来,我又进了前二十强,等到傍晚,前十强。名单在大屏幕上放出来的时候,“董雪,安徽淮北,十强排名第三”。我妈哗地一下就哭了。我觉得她八成是被吓哭的。
  这段经历的对于我而言,意义重大,因为那是自己第一次亲身体会到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
  要知道二十进十的时候,还真有几个选手,是一点都没有准备,他们慌里慌张地上台,眼泪汪汪地下台。剩下的一堆人,虽说准备了演讲稿,但却没有认真演练,讲起来生涩硬板,完了后悔不迭。还有一个很倒霉的选手,五十进二十的比赛过后,结果还没出来,一家人就先退了宾馆走人了。领队打电话通知他们时,另一端懊恼地说,我们在高速上,都快到天津了。
  以上这些人,就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。
  连梦都不敢做的人,有什么资格美梦成真呢?
  正是那次比赛的经历,鼓舞着后来的我,又做了两次白日梦。一次是高二暑假申请为期七周的哈佛大学,夏季高中生学校(Harvard Summer School),简称哈佛夏校,还有一次就是在三个月前向哈佛大学交上提前申请(Restricted Early Action)。
  当然,现在说来轻松,其实自己当初就是个窝囊废:做个白日梦吧,在人前惶恐不安,在人后苦闷失落。
  我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申请了哈佛,能不提就不提,非提不可,就主动自黑。即便后来有机会去上海面试了,我也不敢告诉同学。我身边,除了父母,只有另外两个人知道我去上海,参加的是哈佛大学的面试。
  我承认,当初把姿态放的很低很低,也是为了不想死的太难看; 不想被别人指着说,看,她死的真难看。
  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梦想,难道还会有人替你相信吗?
  我有一个留学梦,而哈佛大学,无疑是这个梦中,过于失真的一份痴心妄想。
  在哈佛夏校的那七个星期,我真是活在童话里:每一天面对着世界顶尖的教授和课堂,住着古老校园的宿舍,漫步查尔斯河,眼观西洋华彩耳听各国语言,揣着哈佛的临时学生卡如同被加冕的帝王。
  可是童话终究是童话,灰姑娘的南瓜在午夜过后就会原形毕露,而我的临时学生卡也会在七周过后作废。我面对面地感受这梦想的热度,这么近–麻省的阳光就落在我图书馆独座的原木窗沿,却也这么远–哈佛大学每年招生录取率低得全美数一数二,近年来在大陆招生一直不过5,6人,并且远不止北上广深那么优越。这一回,我的自知之明,已是负担。
  我强迫着自己无时无刻不想着7周过后就会梦醒的事实,甚至感到无助:当身世被拿上台面作为决定出路的砝码之一时,我又能做些什么呢?我能做的,就是加入校园里摇曳到凌晨的灯光,和身边金发碧眼的同龄人一起“刷书”;像吸血虫一样榨干身边的资源,去借书,做志愿,结识教授,参观了耶鲁,还独自跑到纽约;我还痴痴地许愿,求老天让我的7周临时学生卡变为有效期4年。等到夏末,我回到家时,梦与现实的落差从未感觉那样锋利;我的白日梦,做的从未那样吃力。
  还好,我很庆幸的是,我虽然放弃了底气,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。
  就像是我没有自信能进十强,但是我还是精心准备了那份演讲。我没有自信能做到一件事的时候,我依旧诚惶诚恐地去做准备。白日梦还是要做的啊。一路靠自己,一部电脑,还有咬紧了的牙关,无论是对于考试,申请还是面试,都一样通宵达旦,战战兢兢。
  我曾害怕自己的申请一路直达人家招生办的垃圾桶,害怕自己的努力白费,害怕白日梦做嗨了,梦醒的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。自以为,反正也做不到,何必费那个劲折腾呢?
  可是我要是不折腾,我不甘心。事实证明,我要是不折腾,也不会有现在的收获。人在做,天在看。我常常拿这句话给自己洗脑,支撑着自己一路顶着压力,忍着他人的怀疑与轻视,做自己的白日梦做到今天。我的经历,正是印证了那句话: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
  我相信正在阅读的各位,也有着各自的梦想。
  高一的同学,你们刚走过半个学期,还怀揣着刚入学时的那种野心勃勃,干劲十足。高二的同学,你们也应该记得自己对于新学期的目标,对于高一的体会,和对于高三的展望。而高三的同学,你们人人都有着一个求学梦,有着各自理想的大学和专业。大家都品尝过梦想的甜美与辛酸,也都该知道,实现了梦想的人生,有多么幸福。
  但还是有一些人,他们也曾有过雄心壮志,也曾经幻想过未来的人生,但是此时此刻,他们失去了梦想的热情,也丢失了去做梦的勇气,在原地打转,徘徊犹豫,作茧自缚。他们不背单词,因为觉得背了也记不住。他们不拼命刷题,因为觉得写了也做不完。他们不热血沸腾地定目标下决心,因为觉得反正也坚持不下去。。。更有甚者,提到所谓远大理想就一脸自以为聪明的轻蔑,觉得反正也做不到,何必费那个劲折腾呢?
  可是你要是不折腾,你早晚会后悔。你的才华,可以撑不起你的野心,但要对得起你的良心。所谓做不到,压根就是做得不够。为自己的惰性找借口,为自己的懦弱作掩护,都只会让你在若干年后,厌恶当初的自己,是那么可悲。
  我现在回头看以前的自己,就是这样觉得的,还没有决出胜负就把自己搞的像个输家,哭哭啼啼哀哀怨怨,简直欠揍。某些人也应该看看自己,还没有拼尽全力废寝忘食就怨天尤人愤世嫉俗,也是欠揍。
  现实和理想有差距,没错,可是差距是用来被消灭的,就如同困难是用来被克服的,奇迹是用来被创造的。你不仅要继续做白日梦,还要做的酸爽痛快,不留遗憾。梦想,是注定孤独的旅程,也是千金不换的美好;有梦想,就去捍卫它,在不完美的现实里尽力而为;你应该提醒自己,人在做,天在看;你应该记在心里,把努力留给人生,把结果留给命运!
  当一个人意识到为时已晚的时候,恰恰是最来得及的时候。2014年的淮北一中见证了许多梦想的绽放,而2015年的空白,正等待着你来书写。请你从今天开始,勇敢而严肃地,做一个白日梦,无论这个梦是一个考试排名,一所大学,还是一个职业,一种人生,都请你郑重地把它刻在心头,然后脚踏实地,义无反顾地去追,为了它,奋不顾身。
  在此,祝福淮北一中的2015,祝福每一个追梦路上的人!
  (注:本文作者董雪同学系淮北一中2015届毕业生,目前已被美国哈佛大学录取)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书香斋 » 董雪:有梦就有未来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