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中自有颜如玉,红袖添香夜读书!

把洁白写在眼睛里,送你一个完整的冬

  琼海的冬,听不到雪舞的声音。站在冬的枝头思吟:蓝天碧海的风情,山青水秀的风景,椰风和贝壳的相拥,浪花与岩石的轻吻,算不算一个完整的冬?
  在我的心目中,冬应该是一个洁白的梦,是驻留灵魂深处那一片最纯最真最净最美的晴空。快乐时漫天飞舞的礼花为它纷呈,忧伤时冰清玉洁的莲花为它泪零。轻闭眼睛,纷纷扰扰的花瓣思绪在脑海里萌生、舒展、延伸,一不小心就触及到心灵深处那根最敏感的神经,洁白成琼楼玉宇的纯情,冰雕成晶莹剔透的梦境。在洁白的世界里,无梦也生梦,梦飞缥缈峰。冬梦是一个调皮的精灵,用手触摸,无形,用眼追寻,无影,用耳聆听,无声,用心感悟,温馨而抒情。
  冬日,我走在一地洁白中,与一缕阳光相撞,跟一抹晚霞对唱,被一轮清辉洗荡,为一颗星星点亮。绕过缄默的寒凉,用蚕丝裹着白羽织成一件温暖的衣裳,披在身上,在暗夜的相思路旁,伫立凝望。一海的迷茫,幻化为朵朵雪莲盛放,沁人的馨香,丰盈着梦想,让心在银河里逐浪飞翔。此时,语言是多余的装潢,沉默是过分的夸张,只有把心底的那份最纯与自然的那种最真相融相长,才能绽放出水晶般的清亮。
  冬天,像一袭白衣的天使,展开飘逸的翅羽翩然于大地。在饱满相思、缀满珍珠的眷恋里,讲述着白雪公主的故事和白娘子的传奇。我生怕这梦幻般的天使稍纵即逝,于是把它捂在掌心里,揣入胸怀中,急切地想与它作一次深刻的交谈,就像回到了遥远的北方家园,抚摸着母亲的白发,跟母亲作一次久违而深入并触及灵魂的诉说。
  遥远的北国风光,被思念在深海的记忆里打捞起。凛冽的风,像小李飞刀,旋得快,舞得更急,刀尖轻点脸颊,眼泪便会渗出,心迅速结冰,手冻得发紫,耳朵僵硬,脑子却很清醒。光秃秃的树木,萎缩成干裂的冻土,不开花,不长草,拒绝任何装饰,只让洁白笼罩。零零落落的枯草,缱绻着一抹忧伤,释放着一缕酵香,在诗化的禅境里生出一丝丝柔情的美妙。睡着了的山峦,枕着冰湖上的月影,把冬的俊朗搂在怀中,做着悠长而甜甜的梦。一场雨从冬天的笛孔里飞出,夹杂着似雪非雪的冰滴,敲打着冬的深邃和坚定。草原、森林、江河和荒野,裸露着胸膛,雕塑成自然的狼虎马豹,坚守着一份执着,固守着一种信念,催熟着一个梦想。
  含羞的雪花,迈着姗姗的狐步,在人们失望的等待中突然起舞,像嫦娥的广袖,把冬天舞成了唐朝那位白嫩而圆润的贵妃,风姿绰约,令人遐想非非。大地伸开宽厚的手掌,用爱承接着洁白的爱情。弯的柳,立的松,错落的楼宇,空旷的荒野,全裹进了一片洁白中。大地长满了冬天的语言,天空布满了迷情的笑湎。冬的美,在雪瓣的盘旋里缠绕,在玉树琼枝上抖动。雪是冬天的精魂,净洁是冬天的秉性。雪将一切都简单化了,它把许多东西都变成了柔曼或坚硬的线条,简单成童年的梦境。洁白的雪花,鲜红的腊梅,把冬天的个性勾勒得鲜活而又生动。
  雪后的冬天,那苍茫的天空悬挂着清凛凛的高远,空旷的大地袒露着白净净的真诚。小朋友堆起了雪人,黑狗儿在雪地上打滚,陀螺飞旋着梦境,冰雕闪烁着晶莹。母亲振臂一呼“开饭了”,全家老小迅即围到一桌“满汉全席”旁,营造起幸福温馨的气氛和温情。一家人尝着素芹,嚼着鸡丁,喝着“酒精”,品着香茗,谈笑风生,其乐融融。
  徜徉在冬的怀抱里,游戈在冬的激情中,我觉得北方的冬天充满画意诗情。随意哼一曲冬天的小调,就会溅起一缕温暖,荡溢一种洒脱,飞出一片娇娆。
  而如今,北国的银装素裹已成了久违的梦想,我常常在梦里去探望。在海边,遥望远方的故乡,成了一种嗜好一种向往。我常常痴痴地坐在椰树下,静静地等待一场雪。黄昏中,飘落的花瓣轻轻地起舞。暗香、花瓣混合着雨的湿意,飘落在我的脸上、身上,然后,又悠悠散散地落到地上。面对大海,脉脉凝视,看那里还有多少梦想;静静安坐,想那里还有几多风浪。在无数个孤独的夜里,在半梦半醒之间,我真真切切地回到了故乡:苍茫的大地,银装素裹,分外娇娆……梦中,永远是花瓣飘落的清晨,永远是细雨绵绵的黄昏,而我,也永远在那棵树下,遥望。思绪,也如那花瓣,飘舞。张开双臂,深深地呼吸,将花的纯洁、雨的缠绵深深地刻在心扉,让花开、花落的声音轻轻拨动我的心弦。
  可是,好长的一段时间,再也找不到那地方,因为我已渐渐没有了梦。在黑暗里,在沉寂中,我感觉到,我已迷途,我已衰老,有时,心,没有理由地累着、惫着,隐隐地痛着、揪着,浑浊的眼眸,看不清红尘俗事的月白风清,寻不到世故人情的圣洁清明。
  今夜,我在那飘落的花瓣中,看到了一只蝴蝶在花瓣间穿行。可是细雨依然,迷蒙的雨丝浸润着呼吸。飞在雨中的蝴蝶,最终也如飘落的花瓣,被细细的雨丝轻轻地打落。蝶,夹杂在花瓣中陨落了,凄美得使人心碎。
  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”。我想,在现实生活中,那些太多的难以抗拒的无奈,难道只有在梦中才会得到永远的完美吗?那些渲染生命绚丽的色彩,难道只有变成庄周梦里的那只蝴蝶,才能在虚空的十丈红尘里无愧于心、无愧于人吗?
  今夜,凝望着闪烁的星空,我忽然听到花瓣飘落的声音,触摸到了暗香的浮动。剎那,一盏心灯点燃了我心中所有的希望。忽然明白,梦里花开的地方就在前方。
  如果可以,就把南国的红豆镶嵌进北方的洁白中,让红心银装燃烧赤诚,让晶莹剔透孕育纯真,让一个完整的冬如愿降临,如此,眼睛就不会朦胧,心灵就不会蒙尘,我自然会干净地彻骨地生存,无怨无悔。
  月朦胧,星无语,海无边。在一片迷茫里,眼睛,在困顿中苏醒,心,在洁白的映衬下反射出一道光亮,异常辽阔、明静、深邃、纯清。蓦然,仿佛看见了一个完整的冬,正循着白炽的光亮悄悄地逼近,我已然听到了轻盈的脚步声……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书香斋 » 把洁白写在眼睛里,送你一个完整的冬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